您的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新闻中心详细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News Center

    情系中仪 献给我敬爱的陈建邦副总经理和老一代的中仪人——纪念中仪公司成立60周年

    来源: 作者: 时间:2015-02-06 浏览次数:484 字号:【 】 【打印】【关闭

    你看过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吗?影片中由老演员孙道临扮演的男主角一定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你知道吗,这部电影所记录的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而那男主角后来的继任者就是我们公司老一代的副总经理、八十年代的全国人大代表、现已九十高龄的陈建邦同志。原中机公司老仪器处的同志都亲切地称他为“陈头”。

    “陈头”早年留学日本,至今,他以流利的日语、英语与外宾谈判的情景仍时时浮现在我的眼前。他回国后参加过东江游击队,在上海等地参加过地下党领导的抗日活动;解放初期,为了给抗美援朝战争进口通讯器材,曾乘只有驾驶员和他两个人的小飞机飞赴苏联,从此就与祖国的外贸事业结下了不解之缘。

    我是1975年初由中化天津分公司调回北京的,能够有幸在“陈头”麾下当一名小兵,与他一起经历那过去的风雨岁月,我真觉得是我人生中一件幸事。他用自己的言行为我们树立了一个真正共产党员的高大形象,我也从他的身上学到了许多做人、做事的优秀品质。

    如今,他仍住在80年代分配给他的二里沟不足百平米的老房子,至今他的小儿子一家仍住在山西一个较为偏僻的小城镇里。他的工资曾是自50年代就没改变的204元人民币,直至80年代。这期间,他不仅主动放弃了每次的调薪机会,还每月按期支援当时家境困难有5个女儿的一位老职工几十元钱,每逢得知同事中有人在经济上有了难处,他都会慷慨解囊。

    1978年以后,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发展,公司对外派出的采购团组日益增多,但“陈头”却很少带队出国。记得有一年,中机老仪器处四个处长中有三位于同一时间段内先后率团赴东欧、西欧和美国,而“陈头”主动要求留在处内主持工作,他认真地审理往来函电、各类合同,为了争取时间,他婉言谢绝来华外宾及用户的宴请,把时间尽可能用在办公室的工作上。多少个夜晚,他在家人多次催促下才回家吃饭。70年代,为实现办公自动化并加强业务规范管理,已经60多岁的“陈头”仍孜孜以求,不断学习新的知识,利用他已有的坚实工程技术知识的基础,亲自做计算机编程,为使工作不受干扰,节假日他放弃休息,将自己反锁在办公室里,废寝忘食,为我公司计算机管理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陈头”认真严谨的工作态度更使我终生难忘。记得当年石油部的用户因制造设备需从美国进口元器件,当时下达货单的附表中共包括393项,几经洽谈最后成交。当我将有393项元器件的合同附表连同合同一起交给“陈头”签字时,“陈头”让我将用户货单清单、外商报价单及合同附表一起摊在办公桌上,他老人家用长尺子一项项地逐一核对规格、数量、单价,并认真地进行价格合计。最后确认无误,方签字通过。这件事对我震动很大,他使我亲眼见到一个老一辈共产党员的认真负责精神,我庆幸自己有这样一个认真负责的好领导,同时也培养了我以后认真的工作态度。也就是因为我有了这样一次良好的记录,后来我所做的合同,几乎都能让“陈头”放心地签字放行。

     1976年,我们敬爱的周总理逝世了,举国悲痛。那一年清明节前,我与当时老仪器处的几位年轻同事把去天安门广场抄回的诗歌拿给“陈头”看后,他让我赶快将草稿誊清后交给他去复印。在那个特殊的年代,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将复印室门反锁,我每誊清一页,就从门缝中递进去。最后,他将复印好的诗抄分给大家。我们就是这样,与“陈头”一起,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我们对敬爱的周总理的哀思。虽然后来为此事我们都曾受到不同程度的审查,但我们谁也没有后悔过,谁也没有将“陈头”复印诗抄一事外传。因为,那是一个永留在人们心目中的高大共产党员的光辉形象。

    回首往事,一代代老中仪人的形象时时浮现在我眼前:王钟远、岳继先、周明臣等几任总经理,韩例孚、王文治等副总经理,胡家驹、王立言、姚家钱、徐彬、刘幼云等老处长,还有刘凤荣、黄若文、陆惠英、刘萌芙……

    五十年代的中仪人,在为刚刚诞生的共和国奠基着外贸事业高楼大厦的同时,还在极为艰苦的条件下为抗美援朝战争进口所需的设备及通讯器材;

    六十年代的中仪人,突破国际上对中国的经济封锁,为共和国的建设进口各种急需的先进设备;

    七十年代的中仪人,为实现尽快将共和国建设成伟大富强的社会主义强国,将各种类型的第一台(套)先进设备引进中国:第一台电磁炉、各种用途的第一台计算机(包括民用及军用的)、第一台电视台专用转播车、第一套频谱仪、第一套多普勒声纳系统……尤为值得中仪人骄傲与自豪的是中美两国之间的第一个外贸合同——卫星地面接收站的进口,那是为将美国前总统尼克松访华的新闻以最快的速度向全世界报导而紧急进口的。

    八十年代的中仪人,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顺利地完成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轨,并一直在引进先进科学技术含量设备的同行中居领先地位;

    九十年代的中仪人,更加意气风发,将几代中仪人为之奋斗的硕果——中仪大厦展现在北京西直门立交桥的西南侧……

    半个世纪以来,经过几代中仪人的艰苦奋斗,中仪公司不断发展壮大,这是一段难以忘怀的光辉而又崎岖的历程。五十年的沧桑,砥砺出了中仪(集团)公司强健的体魄,赋予了她饱经世事的成熟和个性,同时,也造就出了许多出类拔萃的豪杰。让我们为中仪(集团)公司所取得的荣耀而欢呼,让我们的年轻一代以老一代中仪人开创的基业为起点,勇往直前!

    后记:

    10年前,为庆祝中仪公司成立50周年,我写下了这篇文章,那时我文中提及的多名老中仪人还都健在。现在,为庆祝中仪公司成立六十周年,重温这篇文章时,王钟远总经理、陈建邦副总、胡家驹处长等都已成故人。人虽离我们而去,但他们的音容笑貌,他们的精神永远留在了我的记忆中。

    记得当年这篇文章刊登在《中仪公司成立五十周年征文集》之上后,“陈头”曾特意给我打来电话称:“我没有你文中写得那么好,我做的都是我应该做的。……”正是这朴实无华的言语,一个“不为名、不为利的真正布尔什维克”(此语也是“陈头”的小儿子陈季安在他父亲逝世后对他的评价)的高大形象,永远地铭刻在了我们中仪人的心中。

    在那物欲横流的年代,有的人,甚至是党员干部,为了儿子、票子、房子……..等作出了与自己“共产党员”、“党员干部”的身份不相符的事情,这是他们书写自己历史的方式,我只希望,有“陈头”这样老布尔什维克的光辉形象指引,类似的人于事都不再发生。

    有人说过:照片会风化,字迹会模糊,砖瓦会腐蚀。百年之后,除了风声依旧,即便你我,都早入流沙,散于风里。但我坚信,如“陈头”这样的老布尔什维克们,将永远留在人民的记忆中。

    鸟爱自己的羽毛,人爱自己的历史,让我们都以自己的言行,书写我们不愧生于这个伟大时代的历史。

    (中仪公司退休干部戴桂英供稿)